星期四, 7月 10, 2008

中國與美國的貨幣政策

中國的外國資產百分之七十是美元,中國政府將其中大部分投資給美國國債和聯邦債券,回報率很低,年利率僅百分之四至五,目前已經趕不上人民幣對美元百分之五至六的升值速度。這樣便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,一個人均GDP收入每年僅四百美元、近一億人口每人每日收入僅一美元、反映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已超過崩潰線的窮國,去借錢給比自己收入高近一百倍的世界頭號富國。

  事實上在過去的十年,富裕的美國人每個人從貧窮的中國人身上「借」來四千美元。哈佛大學校長沙默爾認為這種現象太離譜、太怪異了。一個自以為自己的溫飽尚未完全解決的發展中國家,會讓這一萬多億美元流向一個成熟富足的發達國家。美國人卻在爭論,如此嚴重地依賴外國政府控制的錢究竟是利是弊?而中國明白事理的人則在懷疑,這筆交易對貧窮的中國意味甚麼?

  世界經濟秩序中諸如此類的不合理不平衡現象,不可能無限期持續下去。它的最終解決方式不論是漸進的還是突發的,是可控的理性抑或驚慌失措,都會在今後若干年對中國和美國經濟產生不可估量的巨大影響,美國人一方面享受到中國的投資,另一方面又擔憂著中國的金錢武器。連歐洲、日本和其他地方的旁觀者都無法袖手旁觀。

  中國為甚麼要將自己的錢心甘情願地送往美國呢?中國的經濟學家對此種怪現象倒有一種解釋。經濟學家解釋說,到目前為止,中國的國民儲蓄率是世界上最高的。這並非好事,表明中國經濟沒有同世界經濟接軌,跟上其他國家的步伐。印度的儲蓄率約為百分之二十五,印度人民消費了他們自己生產的產品的百分之七十五。美國的儲蓄率有時候往往是負數,說明美國人消費的東西多於他們生產的東西,不足之處通過進口彌補。

  中國的儲蓄率令人咋舌,竟達百分之五十。在和平年代任何國家都沒有這樣的先例。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每個家庭儲蓄了其中一半的收入。中國大部分國民收入被國家以幾乎看不見的方式「儲蓄」 起來了,即以美元的形式「保存」 在國家手裡,或者說中共的手裡。

中國銀行每天增加十億美元外匯

  我們再來追蹤美元流動的軌跡。美元從美國消費者手裡通過外貿、投資等各種形式流動到中國的工廠,再以國債和債券拍賣方式流回美國。這樣便可以解釋,為什麼中國將如此多的財富輸送到美國,把廉價的資金提供給美國私房房主?為什麼在美元對人民幣不斷貶值的情況下,中國還持有如此多的美元?

  如果化三十美元在美國超市購買一枝電動牙刷,扣除銷售商和經營者的利潤,只有百分之十即三美元回到中國的生產廠家。但中國製造商不能直接使用美元,他要用人民幣支付工資、購買原料、交納稅金。製造商必須將美元在當地的商業銀行把美金兌換成人民幣,而且要證明這是貿易,並非投資。

  中國的商業銀行無權處理他們吸納進來的美元,必須按照官方匯率,將美元上繳給中國的「美聯儲」||中國人民銀行。所以中國人民銀行每天會增加十億美元的外匯儲備。

  中國人民銀行並不是到此為止。它必須把外匯上交給中央政府的國家外匯管理局。由國家外匯管理局用絕大多數外匯購買美國國債和債券,剩下一小部分進入美國股票市場和換成歐元。美元重新回流美國,被注入到美國的貨幣供應中,然後再次用於消費,購買中國產品。如此這般,循環不息。

  因此美元的每一道流通環節都不在中國平民百姓的掌控之中。在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,這就是保持經濟高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必由之路。不過隨著國內儲蓄的增多,中國總體消費反而佔其所得越來越少,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知情的經濟學家萬分擔心。

中美經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

  今天中國的巨額外匯和對美國的投資戰略,引起國內外眾多專家學者的關注。他們不可能知道中共的真正意圖和中美關係未來走向。CLSA金融公司的羅斯曼說:「(中國)意圖和目標的模糊一直是個問題。」

  中美經濟關係的互動達到了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程度。如果沒有中國每天十億美元,美國難以保持其經濟穩定和維持美元不倒;反之如果沒有來自美國巨額的貿易順差,中國的經濟不可能穩定持續發展,社會必將發生動亂,共產黨會坐不穩江山。

  然而由於意識形態、立國理念和政治體制的根本不同,中美雙方在貿易、外交、環保、台灣等問題上的分歧畢竟多於合作。分歧是永久的,合作則是暫時的。相互之間的猜忌和恐懼臻至極端。任何一種微小的風吹草動都會打破脆弱的平衡。

  雙方都擁有保持平衡的槓桿。中國不願輕易動用這根槓桿,因為這樣也會嚴重傷及自身。多少年來以美元持有的國民儲蓄會遭到破壞,依賴美國消費者的工廠將無法生存;中國更不能停止向美國輸送美元,一旦停止,中國自己持有的美元亦將毀於旦夕。

  災難的可能性當然不能排除。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普拉薩德說,這取決於中美雙方是否有「足夠彈性抗住大的衝擊並從這種衝擊中恢復過來,無論衝擊來自內部或是外部。」他認為,內在的張力是如此之大,答案可能是否定的。有過大蕭條教訓的美國人深切瞭解真正崩潰帶來的痛苦;如今的中國人亦不堪回首上世紀的災難和悲劇場景。

  瞭解了中國外匯儲備對美國經濟的深切影響後,便不難理解美國總統對待北京奧運的曖昧態度了。

沒有留言:

推薦此文

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